第1章  塌方事件

作者:重口味老石头 | 发布时间:2018-04-18 11:33 |字数:2110

    八月的亿丰省正是骄阳如火的时候,顶着烈日走在大街上随时都有被烤焦的可能性。八月的最后一天,坐落在亿丰省东部海边的舟宁市最大的锡矿场舟宁矿场突然发生了激烈的爆炸声。爆炸引发的塌方事故造成了两个矿工的死亡和数十名地下作业的工人不同程度的受伤。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塌方事故之后,舟宁市市委书记郭铭记和市长施德征以最快的速度赶赴了现场。领导的及时到位和重视让现场的营救工作进展快速,也最大限度地降低了损失。受伤的矿工很快得到医院的救治,矿工家属得到了适当的安抚,两个死亡矿工的赔偿工作也在同步进行中。

    两天后市委书记郭铭记再次前往舟宁矿场医院探望受伤工人的时候,市委秘书长郑林曦将手中的手机递给了快步走出医院大门的郭铭记。郭铭记微微挑了挑浓黑的眉毛,冷冽的目光停留在比他矮一个脑袋的郑林曦的国字脸上。

    郑林曦上前一步,伏在郭铭记耳边低声地说了一句。

    “省台记者?”听到汇报的郭铭记愣了愣,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反问了一句。

    “是的,书记!”郑林曦沉沉地点了点头,后退一步不再说什么。

    舟宁市舟宁矿场塌方事故发生三天后,一辆以亿Z开头的三菱吉普车飞速地奔跑在亿丰省省府亿州市到亿丰省最大休闲度假中心黄金滩的高速公路上。

    车内握着方向盘的是一个二十六岁的窦一凡,舟宁市办公室工作人员,一到办公室就被办公室主任于坤明抓来当临时司机。此时的他有些心不在焉地偷偷地察看了一下放在身边门把位置的手机。那是一个刚刚花了他差不多一个月工资购置的新手机。可是让他失望的是手机上并没有显示他期待中的信息。他给女朋友叶子君发了三个短信,可是却没有收到她的回复。对于这个大学同学演变而来处了四年的女朋友,窦一凡是越来越没有信心了。当然,这种自信心的缺失主要来自于两人之间的经济收入的失衡。

    男人嘛都比较介意自己的女人收入比自己高,特别是叶子君这种比窦一凡高出数倍的收入水平。在这一个经济决定一切的世界里,窦一凡已经感觉到在叶子君面前雄起的危机了。同时从亿丰省理工大学的窦一凡和叶子君在两年前同时报考了公务员,本想尽量缩短空间距离的他们却阴差阳错地分别到了两个不同的城市。叶子君被招到了代表着亿丰省最高经济水平的柳水市市政府办公室,而他窦一凡却回到了他的出生地,整个亿丰省经济最落后的舟宁市。同样是在办公室里打杂,可是人家叶子君的工资却是窦一凡的三倍有多。

    这让窦一凡不得不感觉到危机重重。特别是最近两次的见面,窦一凡越来越察觉到叶子君的不同。当然,这一种隐隐约约的异常又似乎只能是意会而不能言传。按道理的话,两人的恋情也已经十分的成熟了。该做的早做了,该越雷区的两人也早就在亿丰省理工大学校门外的出租屋里疯狂地越过了。可是,叶子君却从来没有带窦一凡见家长的意思。甚至在上一次见面的时候窦一凡期期艾艾地提出领证结婚打算携手让自己第一次真正当上男人的女友步入恋爱的坟墓婚姻的殿堂时却遭到了叶子君的委婉拒绝。

    不过话一出口,窦一凡就已经后悔了。即使叶子君愿意结婚,他也不愿意委屈了她。他一个没有前途又没有后台的三无人员又怎么能够给予自己女人幸福?

    当然,叶子君拒绝的理由是两人都还年轻,应该将事业摆在首位。可是窦一凡心里却十分的清楚,问题的症结不在这里。或者,两人的收入差距才是真正妨碍两人关系的关键。在舟宁市办公室里上班的窦一凡每个月拿到手的也不过两千块还不到的工资。而且这一点勉勉强强能够填饱肚皮的工资大部分还得花在舟宁市和柳水市之间的车费花销上。

    没车没房又没有积蓄的窦一凡又怎能配上年轻漂亮的叶子君?这一点自知之明窦一凡还是有的。叶子君是一朵鲜花,一只优质股,高学历高素质高收入的三高人员。而他窦一凡却是一个小小的公务员,靠着一点死工资,又没有其它的额外收入,哪来的资格去迎娶叶子君?

    钱,可是哪来的钱?

    想到这里,窦一凡无声地叹了口气。更加让窦一凡沮丧的是光有背影没有背景的他还得眼睁睁地看着舟宁市办公室副主任的位置落入他人的怀中。这一个位置本来应该是窦一凡的,当然,这个‘本来应该’也是窦一凡自己臆想出来的。不过,最近却有传言说准备提拔刚到办公室不到一年的另一个年轻人王晓刚填补舟宁市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的空缺。

    话说,舟宁市办公室副主任这个空缺已经悬空好几年了,可是却在王晓刚进入办公室即将满一年的节骨眼上重新进入大家的视线。这不得不说有一个腰杆子硬朗的老爹是极其重要的。

    听说了这个消息的窦一凡心里憋屈得很。整个舟宁市办公室的笔杆子最硬的是他窦一凡,平日里为领导写文章发言稿的都是他窦一凡。可是提拔的却是一个只会在办公室里喝茶看报纸的王晓刚。谁叫他没有王晓刚那样一个在人事局当副局长的老爹呢?

    本来窦一凡对于升官发财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欲望的,可是没有权哪来的钱?没有钱,他又怎么去娶自己爱的女人?

    在这么现实的社会里,没有像王晓刚那样不仅有背影更有背景的老爹,窦一凡这样的草根又该如何去保卫自己那摇摇欲坠的爱情。

    窦一凡不是没有想过去跑关系,可是跑关系总得有关系可跑才跑得成吧!问题是窦一凡的老爹老妈都是老实巴交的乡下人,只有一个在部队当兵的哥哥。他的四年大学还是半工半读,外带在当大兵的哥哥给他捎点不多的津贴什么的紧紧巴巴地过日子。家里的拮据是显而易见的,这也是窦一凡底气不足的原因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