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一夜过后

作者:卿九 | 发布时间:2019-09-11 09:23 |字数:1739

    光线刺眼,洛笙不悦的皱眉,用手背遮挡住眼睛,裹着被子翻了个身,手顺势往前一搭,正触碰到一个男人赤裸的胸膛。

    那触感有些硬,又带着些许柔软细腻,洛笙迷迷糊糊地往前蹭了蹭,秀气的鼻尖敏锐捕捉到了一丝似曾相识的沐浴露味道……

    她猛地坐直了身子,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沈庭舟。

    五官英俊得仿佛出自雕刻大师之手,即使是睡着,沈庭舟的眉宇间也有着挥之不去的郁结与冰冷。

    因为洛笙起身时的动作,沈庭舟不悦的皱眉,他的睡眠很浅,基本被人吵醒后,就再也没办法进入睡眠了,他睁开漂亮得有些凌厉的双眸,被人吵醒的怒意蕴在眼眶,他淡淡的扫了一眼用被子护住胸前仍未遮住纤细脖颈上暧昧斑斑点点的洛笙,又见洛笙此时脸上写满了震惊与羞涩,心中渐渐升起一簇“被算计”的无名怒火。

    昨晚,他的失控,他的失常始终都让沈庭舟存疑,包括洛笙的出现。

    昨晚夜归问管家,管家说沈老爷子去听音乐会了不在家,而恰好洛笙就出现在了自己的床上,穿着自己的衬衣,春光旖旎,而他恰好闻到一阵柑橘熏香的味道,然后便对洛笙难以自控,好巧不巧,洛笙迷迷糊糊呢喃他的名字,伸手缠住了他……

    那么多的凑巧碰到一起,只能是刻意。

    沈庭舟勾了下唇角,用一种讽刺的语气说道:“洛小姐为了洛家当真无所不用其极。”

    沈庭舟的话信息量很大,洛笙的大脑完全处于当机状态,但她不难听出沈庭舟话语中的冷嘲。

    她低头看见裸露在被子以外的躯体上的痕迹,还有下身传来隐隐的痛意,无疑是暗示洛笙,他们昨夜的疯狂。

    她用了足足半分钟接受她与沈庭舟同床共枕的消息,混沌的脑海隐约有几个片段,她拉住抽身欲走的沈庭舟说想他,甚至主动盘着腿在沈庭舟劲瘦的腰肢……

    洛笙羞红了脸。

    她的意识停留在昨天的PL CLUB 见秦凡与路峥,她为了洛家万分之一的机会逼着自己喝下了许多白兰地,在那之后,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包括为什么会跟沈庭舟在一起。

    “我……你……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昨天喝醉了,然后,然后醒来就跟你……”

    面对沈庭舟应有的睿智和淡定在这一刻,悉数瓦解,洛笙心乱如麻,讲话磕磕绊绊,毫无逻辑,瞪大的双眼尽显无辜。

    她眼睛四处打量,想要找到自己的衣物,始终没有寻到,铺满印尼特色的红毯上只有褶皱的两件男士衬衣还有狼藉的西裤。

    而且,她与它们的距离,太远了。

    洛笙犹如被钳制在大床上,若是沈庭舟不动,洛笙只能以被子护住自己,勉力维持自己的自尊,与沈庭舟周旋。

    沈庭舟坐直了身子,点燃一根香烟,吐出的白色烟雾短暂模糊他与洛笙之间的视线,冷声道:“洛大记者的演技日渐精湛啊。”

    “我没有,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喝多了什么都不记得,我甚至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又为什么跟你在一起。”

    洛笙急急忙忙辩解,丝毫没注意,自己越解释,沈庭舟的脸色就沉一分。

    “庭舟,你相信我一次好吗?”

    这是她回国以来第一次叫他的名字,她无助的看着沈庭舟的眼眸,却发现他的眼中只有不屑。

    “越来越真,如果不是深知你的为人,我一定会相信你,可惜……”

    沈庭舟半眯着眼,冷笑,“你仔细看看,当真不知道这是哪里,嗯?”

    洛笙闻言,这才定神仔细看向四周。

    好熟悉。

    洛笙的眼眸有片刻的迷蒙,很快恢复清明,也正是这个认知,让她更加困惑。

    她在沈家老宅,沈庭舟的卧室。

    这么多年来,沈庭舟的喜好没有一丝改变,空荡荡的房间,黑白灰三色为主,像极了他这个人,肃然、冷酷。

    洛笙咬着下唇,没有吭声。

    她能出现在沈氏老宅,不是沈庭舟的原因那就只能是老爷子,除此之外,洛笙不作他想。

    即便现在她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洛笙深知,老爷子不会害她,那是一个将她当亲孙女疼的爷爷。

    洛笙的沉默在沈庭舟的眼中,已然是百口莫辩的默认。

    他抽了一口烟,随即将烟蒂掐灭,看着洛笙,嘴角漾开一丝嘲意,缓缓开口:“我很想知道,如果我没有中你的招儿,那么接下来你又会如法炮制,套路谁?”

    洛笙呼吸一窒。

    心中晦涩难表,只觉得自己所有的骄傲被人拿出来凌迟。

    原来在沈庭舟的心里,她就是这样的人。

    沈庭舟赤裸着起身,没有避讳洛笙,朝着浴室走去。

    当沈庭舟草草冲凉换好干净衣物之后,洛笙也勉强收拾妥当。

    她的身上穿着佣人送来的藕粉连衣裙,白色的纱巾系在脖颈,遮住了昨夜的疯狂。

    洛笙苍白着脸,娇嫩的面容布满阴云。

    见沈庭舟从更衣室走出,洛笙也只有平淡的一句话:“沈总,大家都是成年人,男欢女爱实属正常,我不会以此要求沈总你为洛氏做什么,请沈总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