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初遇

作者:卿九 | 发布时间:2019-09-05 10:32 |字数:2111

    华盛酒店餐区。

    洛笙坐在二楼靠窗的转角沙发,手中捧着一杯堆满冰块的珍珠奶茶,专注喝着。在她的对面,坐着一位四十有五的男人,秃顶、身量精干、形容猥琐,手上戴着一串价值不菲的核桃手串。

    男人就是洛笙的相亲对象霍成。

    “你的大致情况我清楚了。”霍成放下手中的咖啡杯,一身高级定制的棕色西服被他每次直腰时顺手拽的满是褶皱。

    他清了清嗓音,整个身子倚在沙发靠背,目光灼灼盯着洛笙,问:“听你母亲说你之前在国外报社供职?”

    洛笙轻轻点了点头。

    “难怪。”霍成抬手不客气的指着洛笙的头发,冷声说:“这头发还是留起来的好,或者先去接个假发,我不喜欢短发的女人。”

    趾高气昂的模样,不可一世的口吻,引起洛笙的极度不适。洛笙强压下心底窜起的恶心,缓缓一笑。

    “霍先生,可短发我很喜欢。”

    霍成被驳了面子,面色不愉,瞪大一双豆眼,指着洛笙的身子,“头发我不管你,但你的身子给我养好一些,这单薄的样子,一看就不是生儿子的料。”

    说完,还不忘对着洛笙的臀部比划比划,嘴里小声嘀咕:“瘦小了些,也不知道后天努力努力能不能胖些!”

    被第一次碰面的陌生老男人指手画脚颐指气使,甚至不顾是否双方具备好感,已然规划婚后,洛笙心里有气,可想着母亲的告诫,此时对着霍成半分都不能表现,索性由着霍成对着她自言自语,她则闭目养神。

    刚从Y国回来两天,洛笙没有时间好好倒时差,困倦不已。

    忽然,紧闭的眼出现一道阴影,隐隐还有一道热源逼近,下意识洛笙睁开眼,就瞧霍成那张放大的脸。

    “累了?送你上楼,回酒店卧房再睡吧!”霍成咧嘴一笑,扑面而来的烟臭味险些逼得洛笙干呕,近在眼前烟渍黄牙堪称绝佳视觉污染。

    洛笙伸手,抵住霍成的胸膛,狠狠朝后推去。

    “霍先生,今天不好意思,我先回房间休息,刚回国没有倒时差,失礼了。”

    霍成毫不介怀,后退两步稳住身形,探手就抓住洛笙细嫩的双手,紧紧捧住叫洛笙无法抽回,大拇指还不安分的在洛笙手背细细摩挲。

    “嫩啊,我就说这肌肤,跟掐水儿似得……”

    洛笙忍无可忍,猛地发力,挣脱霍成的束缚,站起身防备望着霍成,咬牙警告:“霍先生,请您自重!”

    “自重?呵,笑话,你人都是我的,我为什么要自重!”

    霍成粗鲁的按住洛笙的肩膀,将她带入怀中,温香软玉在怀,即便是强迫,即使带有美人的挣扎,却别有一番滋味。

    心头的火被洛笙的抗拒完全引燃,霍成不管不顾朝着洛笙发间半露的莹润耳垂逼去。

    洛笙抬脚,后跟用力,细长的高跟犹如钉子般扎在霍成的脚尖。

    都说十指连心,脚拇指也不例外,被洛笙好好招呼了一下,霍成整个人疼的跌坐在沙发,一头冷汗,左脚半抬,就差当场拖鞋检查伤情。那双豆眼瞪着一旁站定的洛笙,眼里淬了毒。

    “你竟然敢踩我!”霍成气急败坏,抬起手就要朝洛笙白嫩的脸颊扇去。

    却在此时,拐角处走近一人,身形挺拔、面容深刻,黑色手工特定西服上布满金线暗纹,随着长腿迈开,步履生风,金线细碎若流光。

    看清来人,霍成微微皱眉,抬起的手也僵在了半空,片刻之后,只见本来还一脸暴怒的他立刻换上一副笑脸,他快速整理了自己的着装,径直略过洛笙,一瘸一拐,主动迎了上去。

    一系列的变脸让洛笙也有些好奇,她转身向身后看去。

    那一瞬,大脑空白,洛笙呆呆的看着眼前她再熟悉不过的面容,唇瓣张了张,却只在心里叫出那人的名字:沈庭舟。

    失神的片刻,霍成已经凑到沈庭舟跟前,半弓着身子,笑吟吟问好:“沈总。”

    沈庭舟脚步不停,对霍成视若无睹,走了两步后,才微微顿住,稍蹙着眉看向洛笙所在的方向,两人的视线猝不及防撞在一起。

    洛笙下意识视线躲闪,却发现沈庭舟先她一步,淡淡移开视线。

    也好,就当个陌生人好了。

    可老天并不遂洛笙心意,就在她以为他们之间只剩擦肩而过,一道柔美女声从沈庭舟的身后窜了出来。

    “这不是洛小姐么?”高跟鞋与大理石地面碰撞的清脆声从沈庭舟的身后绕到了身侧,一张绝美的脸也出现在洛笙的眼前。

    顾英乔,当红女明星,号称五千年难遇的大美人,柳眉黛目,一颦一笑皆是风情,身姿曼妙,此时身穿一身暗红轻纱裙,与沈庭舟并肩而立,格外养眼。

    洛笙偏过头,藏住眼底的情绪,再度抬眼,已是风轻云淡,唇角挂着浅笑,对着顾英乔礼貌颔首,“顾小姐。”

    顾英乔笑笑,走到洛笙身前,看了眼洛笙身后略显狼藉的桌面,又看了看已经一瘸一拐回到了洛笙身边的霍成,略带了吃惊的口吻,问:“洛小姐,这是在相亲?”

    顿了顿,她又摇了摇头,带了些许歉意,“瞧我这记性,明知故问了。”顾英乔目光轻蔑,扫了一眼霍成,一脸的不确信,“莫不是就是这位。”

    下意识,洛笙看了一眼沈庭舟,发现他神色冷清,根本不曾看向她这边。

    洛笙心里翻滚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她轻轻压下,淡淡开口,只说:“这是我的私事。”

    周遭传来低语,“还私事,怕是硬撑吧。我刚就说眼熟,原来是洛笙,当年是沈总心尖上的人,现在竟然沦落到跟这样的老男人相亲,真是可怜。”

    “就是,刚刚那男人差点动手……”

    “可怜什么,也是她自己不知福,惹怒了沈总,这才……”

    顾英乔闻言,清了清嗓,“既然如此,我们也不打搅洛小姐与这位先生了,回见。”

    言毕,顾英乔施然走回沈庭舟的身旁,脚下不小心踩到了自己的裙摆,险些跌倒,身子顺势靠在沈庭舟的怀里。

    “对不起,我没站稳。”顾英乔声音娇媚,一双妩媚杏眼眼我见犹怜。

    沈庭舟不答,任由顾英乔抓着他的手臂,两人双双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