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怎么是她

作者:希多 | 发布时间:2019-09-11 09:30 |字数:2073

    “没,我不在阮家,说来话长,阮乔那个作妖的,在家里弄聚会,声音太大,我没办法睡觉。”女人无奈的声音,传了过来。

    陆南尉朝岸边看去,怎么是她!

    阮溪此时此刻,正坐在岸边椅子上,也不知道是在和通电话。

    鬼使神差地,陆南尉准备打开车门下车,却在这个时候,阮溪后方走近的男人,轻轻地在阮溪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一开始阮溪一脸防备,等她反头看清楚是谁,脸上却多了浓浓的笑意。

    陆南尉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不由地拢了拢浓郁的剑眉,打消了下车的念头。

    “梓初,你怎么来了?”阮溪很意外。

    简梓初顺势就在阮溪的身边坐下,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阮溪并没有感觉到不自在,毕竟她被养父母收养后,就认识一个大院的简梓初了。

    “我再不来,沈美诗电话都要打爆了。”简梓初这么说。

    沈美诗忙论文,根本抽不开时间来陪阮溪,但是又担心阮溪一个人这么晚还在外面不安全,所以一直打电话让简梓初去找阮溪。

    朋友之间,都是互帮互助,这是沈美诗的话,简梓初只好过来。

    看得出,阮溪不高兴,简梓初像哥们一样,手搭在阮溪的肩膀上,然后问:“怎么了,阮家对你不好?”

    阮溪睨了一眼肩膀上的手,莫名的,反倒让她不自在了。

    她的脸红透,简梓初看在眼里,大家已经不是懵懵懂懂的小时候了,这么大的男人和女人,还是要保持一定的合适距离。

    这些道理,简梓初都懂,但……阮溪不是暗恋他么,这点距离她不会不高兴。

    简梓初嘴角微勾,说:“怎么,连我都不愿意说?”

    阮溪却在这个时候,顺势往旁边坐了坐,以至于简梓初搭在阮溪肩膀上的手,一下子落了下来。

    简梓初皱眉,收回了手,和她亲近,她该偷着乐才对,下次她再这样不解风情,他可就不亲近了。

    阮溪不知道从何说起,尤其是在简梓初的面前,她难不成要把自己家里那些破事儿都说出来吗?

    说实在的,她说不出口。

    从小,阮溪就喜欢面前的男人,简梓初是美好的暗恋。

    简梓初有着幸福美满的家庭,有疼爱他的父母,他本身也成绩优秀,一毕业就被陆氏录取,听说在陆氏的产品运营部门,也算混的有模有样。

    再对比她,同样是一所学校出来的,她还在咖啡厅打临时工。

    单单这点,阮溪已经觉得够丢人了,再说阮国忠和继母以及阮乔的事情,她说不出来。

    可简梓初那表情,就好似她不说,就是不将他当朋友一样。

    阮溪在简梓初地视线逼迫之下,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说了,简梓初听完之后,却很轻松地说了一句:“我以为是什么大事呢。”

    简梓初没有安慰她,他的语气,云淡风轻地让阮溪有点莫名地伤心。

    简梓初从小在温室里长大,他的性格里面,似乎做不到感同身受。

    他把一切都看的那么容易解决,那么容易放得下,那是因为他无忧无虑。

    也是这一刻,阮溪感觉到,她和简梓初,从一开始,也许就不是同一类人。

    没有恰合的三观,那么,这种男人就算在她心中再美好,也只能是个暗恋的白马王子形象,却做不得真正的男友或者丈夫。

    因为她要是成为简梓初的女友或者老婆,不会幸福,这个男人,不会给她真正的温暖。

    阮溪想到这里,站了起来,她面朝湖面。

    简梓初也站起来,和她并肩,压根不知道阮溪在看什么。

    这个时候,阮溪对简梓初说:“很晚了,你回去吧。”

    简梓初在阮溪的脸上,看不到刚刚自己过来找她的时候,她露出的惊喜表情。

    简梓初的心,有些不痛快。

    从小到大,他都是阮溪心目中的太阳,神圣而不可侵犯,带着耀眼的光芒,以至于他每次出现,都能够感觉到阮溪眼里面的亮光。

    那是一种无法遮掩的爱慕,简梓初享受这种爱慕十几年了,突然从她眼里感受不到,他不失落是假的。

    “那你呢?”简梓初问。

    “我很快就回去了。”阮溪说。

    简梓初被她这种冷淡的态度弄得不痛快,他甚至觉得自己不该来这一趟。

    不过,他还是强压下这种内心的不适,对阮溪说:“你不打算去陆氏面试了吗?”

    “面试已经结束了。”阮溪回道。

    简梓初倒是给她带了一个好消息:“我说的不是之前的面试,现在陆氏在招总裁助理。”

    “助理?”阮溪没听说。

    却见简梓初点点头,她才确信他说的是真的。

    简梓初赶忙说:“你去吧,这样我们就能在一家公司上班了。”

    阮溪脸上多了高兴的意味,可是在下一刻,脑海闪过陆南尉那张脸,她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垮了。

    “还是算了吧,我就算去了也没希望。”阮溪如此说。

    陆南尉要是看到她,还不要撕了她。

    何况,还是总裁助理,又不是别的部门人员,要是做点别的事情还能不见陆南尉,要是成了助理,天天见,想想,阮溪就觉得瘆得慌。

    阮溪忍不住地抖了抖,立马拒绝了简梓初的提议:“不去不去!”

    简梓初从来没见阮溪这么抗拒一件事情,他忍不住问:“难道是因为不想和我同一家公司?”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难不成还怕阮溪对自己没感觉了?

    不可能,他要是看得上阮溪,是阮溪的幸运,这个女人不会对他没感觉的。

    阮溪的回答,也让简梓初的心落下来,她摇头:“不是因为你,是我自己的原因,我……我想想吧!”

    听到阮溪这么说,简梓初也不好多说什么,点点头打算带阮溪回去。

    却没想到阮溪说:“你先回去,我再一个人静静。”

    一个人静静?那他来这一趟做什么?

    简梓初不高兴,摆着臭脸离开的,阮溪不傻,看得出来简梓初有情绪了。

    她没追上去讨好简梓初,她不会爱一个人爱得那么卑微,爱是相互的,要是简梓初真的爱她,也不会这么小心眼地傲娇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