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花都兵王

作者:十三楼的猪 | 发布时间:2019-08-06 04:37 |字数:2188

“蒙蒙,给你买了两个大包子,快趁热吃吧。”
清晨,南阳市高新区人民医院门口里,穿着保安制服的沈岸对着叶蒙蒙笑了笑,地上手上的一个塑料袋。
叶蒙蒙身形苗条,即使是最普通的护士制服也掩盖不了那惊心动魄的曲线,胸前的衣服被撑得鼓鼓囊囊的,胸前挺拔。
她的五官精致,粉色的双唇闪烁着晶莹剔透的色彩,双眸深情地望着高大的沈岸。
“谢谢沈哥。”
接过包子,叶蒙蒙柔嫩的小手却是覆盖在沈岸的大手上不肯放开,娇躯微微前倾,一眨不眨的看着沈岸,吐气如兰,好像下一刻就要吻上来。
“慢点吃,别噎着了。”
沈岸看着叶蒙蒙诱人的粉唇,只闻到一阵阵幽幽的体香,带着少女特有的气息钻进了鼻子里。但是他心里叹息一声,无情地从叶蒙蒙的手中抽回,转身回到自己的岗位上。
“嗯。”
叶蒙蒙有些失望的看着沈岸离去的背影。为什么沈岸对自己这么好,但是当对他表现出自己的爱意时,却又不肯接受?
“沈岸,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还要我主动扑到你的怀里吗!”
狠狠的咬着包子,叶蒙蒙似乎要把沈岸给吞进肚子里。
医院里的两个扫地大妈站在远处,悄悄议论着。
“喂,你说小沈会不会对蒙蒙妹子有想法啊?”
“要我说肯定有啊!小沈刚来南阳市,就在蒙蒙妹子家边上租了房子,还来这地方工作,更别提每天都给蒙蒙妹子送饭送水的,你见哪个人对蒙蒙妹子这么好过?”
“啊呀,还真是,但是为什么我看小沈好像不想跟蒙蒙妹子谈恋爱,真是奇怪了。”
“嘿,年轻人的事情,你哪里知道。”
两个大妈在那压低声音热烈的议论着。然而没有想到的是,她们说的话竟然一个字不漏的传进了几十米外的沈岸耳朵里。
谁会想得到,有人居然可以在几十米外听见别人的低语呢?
“谁都不知道,这是我欠蒙蒙的。”沈岸默默的低下头,目光有着无与伦比的穿透力,视线竟然穿过了层层混凝土水管,投射到了地底那昏昏暗暗的深处。
“如果不是蒙蒙的哥哥拼死给我留下一线生机,我现在早就已经倒在了那片危机四伏的热带雨林。”
沈岸摸摸了后肩胛骨上一抹长长的伤痕,自嘲的笑笑,眼神却是变的锋利无比。
“所以,如果有谁伤害到蒙蒙,我就让他不得好死!”
沈岸五指一合并,握成一个有力的拳头。拳头上,赫然有一只刻着一个“龙”字的金色戒指。
龙门!
不错,纵横国际战场的沈岸,同时也是龙门传人!
龙门之秘技,已经全数被他掌握!
但同时,龙门也有数不尽的仇家!
所以在保护叶蒙蒙的同时,沈岸才打算退隐,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医院保安,不再问江湖血事。
……
星期六医院特别多人进进出出,沈岸和其他保安一起维护着秩序。
“门诊部的,请往左边走,不要挤!请带好自己的小孩。”
“那位先生,请你不要吸烟。”
“大伙大伙,请让让,别挤着人家孕妇。”
人群密密麻麻,而沈岸却是身形如风,好似闲庭信步,丝毫不受影响,走来走去地帮助病患者们出入。
突然,有一人引起了沈岸的注意:“嗯?”
那人是个提着个箱子的男子,留着寸头,穿着一件黑色皮夹克,还戴着一顶鸭舌帽,在人群里挤来挤去,看上去似乎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但是沈岸敏锐的注意到,这个人的眼神有些紧张,嘴角更是微微颤抖着,脑门上有着微微的细汗。
“这个人有问题!”
沈岸瞬间作出判断,不动声色的跟在了后面,发动秘技看向那个手提箱。
透视之力!
坚硬的物质阻碍在他眼中被逐一分解,视线清楚的看见了手提箱里的情形,形成了一幅清晰的图案。
一个暗黑色的物体静静的躺在里面,周围插着几根管子。
“是遥控式炸弹!”
丰富的经验让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东西,心里微微一惊。没想到,竟然有人把炸弹带进了地铁站。这个炸弹的威力还不小,一旦引爆就会引起极其惨重的伤亡,简直是丧心病狂!
“看看遥控器是不是在他身上……”沈岸不动声色的目光上移,很快就发现,在夹克的衣袋里,有一个小巧的红色按钮。
经过短暂的思考,沈岸悄然跟在了后面。他有自信,只要这个男人敢把手伸向遥控器,他就可以瞬间将其制服!
只是现在问题在于,不能引起重大恐慌,以免造成人群挤压踩踏,酿成悲剧。
人群缓缓的往前移动着,夹克男一步步的走入了地铁站。就在这时,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身穿保安制服的男人。
“你是谁?”
夹克男被拦截住去路,先是一怔,旋即看清楚了沈岸身上的制服,立即就是冷汗涔涔而下。
心里一横,夹克男的手慢慢向怀里探去。虽然现在还没有到人群最密集的地方,但是这个保安说不定已经察觉到了什么。既然如此,就给我去死吧!
夹克男嘴角带着狞笑,然而下一刻他的表情就凝固了。那原本放在内袋里的遥控器,不知何时竟然到了沈岸的手里。
“好久不见了,我们来聊聊吧。”
沈岸微微一笑,手臂搭在了夹克男的肩上,就如同真正的老友一般,周围的人只是看了一眼就不再关心。
身形一转之间,手提箱已经到了沈岸手中,夹克男只感觉到一股力量带着自己往前走,很快就来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
走到这里,沈岸忽然面色一变,手指重重点下,就听见夹克男惨叫一声,双臂依然被卸下。
“你干什么,你这样做是犯法的……”夹克男依旧不死心,兀自大声叫嚣。
沈岸面上似笑非笑,指了指那个放在一边的手提箱:“你还知道是犯法的,那这是什么?”
夹克男惊骇的看着沈岸,这个保安怎么可能知道?就在他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沈岸已经呼叫了站长,重重的一只脚踏在了夹克男的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