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监狱那些年

作者:飘幻 | 发布时间:2019-04-15 19:11 |字数:2052

    监狱的门缓缓打开,她捡起了地上的背包,沉默的看了眼门口迎接她的男人,她知道,是他托关系提前放她出来了。

    一直在等待的男人,看见司子栀出来,原本冷淡的表情微变,握紧的拳头抑制住了想要上去拥抱她的冲动。

    司子栀想要越过男人离开,却被他拉住。

    “子栀,跟我回去。”

    男人说话霸道却又藏不住温柔。目光触及到她颈脖间的一大片淤青,男人眸光一阵刺痛。她在监狱里,还是受了伤害。

    司子栀一把甩开男人的手,冷眸冷言:“池少爷,请自重。”

    池渊。她年少时的爱人,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将她救赎,又在她入狱时弃她不顾。

    她不恨他,可是已经过去七年了,她在这个暗无天日的监狱度过了七年!现在的她,只想一步步爬上权利的顶峰,再将姓纪的……狠狠地拉下来!

    男人被这一句池少爷哽住了喉,身旁的保镖突然站出来挡住了司子栀的去路。

    “怎么,池大少爷要绑架么?”她冷嗤道。

    男人无奈示意保镖退后,继而警告道:“你可以不跟我回去。但我警告你,不准去他的身边!”

    司子栀看了眼高挂的日头,眼睛微眯,却没有回话,径直走远了。

    不准去?可她偏偏要去,只有那个人才能帮助他尽快报仇。权利的巅峰固然不是她想要的,但是想起父母亲的死亡,她又怎么甘心。

    池渊的保镖这次并没有拦着,他就这么看着她走远。男人紧了紧拳头又放开,才上了车离开。

    司子栀用身上仅有的钱办了新的身份,找了一处便宜的旅馆,剩下的钱买了张前往铖基的飞机票。

    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倒在床上。床头灯却还未关闭,暗黄的光照射在一堆裁剪下来的报纸图片上。上面的男人气宇轩昂,邪魅中带着冷漠。

    七年来她闭上眼睛都是那天的画面,满地的血海棠,父亲的鲜血染红了地毯,母亲凄厉的眼神,一把利刃深深的竖在胸间。这些……她都记得。要她不去复仇,做不到……

    一滴眼泪静静划过了精致的脸庞。

    转眼司子栀已经来到铖基四十七天了,她每天都会向邢坷服饰公司投稿。明知道她的简历和作品都会被丢进垃圾桶,她还是义无反顾的重复投递,为的就是让那个男人看见。

    目光一刻不移的盯着前方的路口,她拿出了背包里的硬馒头啃了起来,天空却不做美的下起了雨。

    看着越下越大的雨,司子栀整个人蜷缩在铁椅上,安静的等待着。她前两天看到报道,那个男人最近会回来,她便一直等待在这里。

    不管怎么样,那个男人是她唯一的突破口。

    大雨中一辆加长房车朝酒店驶来。

    看着那醒目的车牌,司子栀眼眸一亮,快速的从包里拿出画本,咬了咬牙,冲到车前。只见车子急速刹车,转了方向,车子划过人影,才缓缓停下。

    雨天路滑,司子栀被车刮伤,狠狠地摔在地面上,手中的设计稿散落在雨中。手臂上的鲜血顺着雨水往下流。

    “撞……撞到人了……”司机发愣的说到。

    看着散落的设计稿,司子栀咬了咬牙,强忍着疼痛将设计稿一张张的捡起,宝贝的放进了自己怀中,额头上瞬间冷汗密布。

    这些可是她在监狱里耗费所有心血画的设计稿,是她接近邢翊阳的关键。

    大雨中,管家恭敬撑伞,一身正装的邢翊阳下车,看着大雨中那个倔强的女孩儿,眉头微皱,捡起了最后一幅设计图。

    司子栀忍痛抬头看向居高临下的邢翊阳,眼眸中闪过一丝庆幸。他虽和报纸上相似,真人却更添了几分高冷。

    “带她上去处理伤口。”邢翊阳吩咐一旁的管家,目光依旧冷冽。 说罢,便转身进了酒店。

    “这位小姐,我带您上去处理伤口,否则会发炎的。”管家和善的说到。

    看着自己满是鲜血的手臂,司子栀苍白的脸颊上露出一抹微笑:“那就麻烦您了。”她的目的达到了不是吗? 一点痛又算什么。

    从浴室出来的邢翊阳懒洋洋躺在藤椅上看书,前来送咖啡的管家顺带就要收走丢在桌面上的设计图。

    邢翊阳瞟了一眼,随即开口:“拿来给我看看。”他倒是想看看那个女孩儿是多有能力,那么宝贝设计图,连命都不要了。

    听言,管家将设计图递给邢翊阳。

    看着湿漉漉的画面,邢翊阳想起了刚刚在酒店门口的那一幕。流畅的手笔,精致的图稿,还有新颖的设计都让人眼前一亮。右下角的签名:姜裴,还有一朵栀子花,很是秀气。

    邢翊阳目光微顿,轻轻的抚摸着那朵栀子花。脑海里却出现了一个女孩儿的面容,稚嫩的笑颜很漂亮,拿着模型飞机在他的面前蹦蹦跳跳。

    看着窗外越下越大的雨,邢翊阳端起咖啡,冷冽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处理好了吗?”今天的雨可是不会停的。

    管家点了点头:“处理好了,您看是不是拿点钱打发了?”

    “不,安排她明天面试。”邢翊阳低头温柔的抚摸着设计图上的栀子花。不知为何,他看见这朵花,总会想起那个女孩儿,虽然她家已经败落了,但在他的心目中,那个稚嫩的粉红色身影还停留在他的记忆力,久久不去。

    管家领命安静的退出了房间。

    司子栀看着的胳膊不知想些什么,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她连忙起身打开了门。

    “姜小姐,少爷交代您明天面试。”管家瞅了瞅姜裴包着纱布的手臂,恭敬的说到。

    姜裴愣了愣,随即扬起了一抹苍白的微笑:“好的。”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中。

    “那姜小姐你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了。”

    目送管家离开,姜裴才放松了身体,瞬间收起笑容。虽然事情都向她所计划的方向进行着,但她还是忍不住暗叹一句幸运。

    如果报纸上说的是假的,或邢翊阳再晚来两天,她就要饿死在铖基了。

    不过……一切都没有那么糟糕。距离目标迈进了一大步……